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网首页新闻中心八卦 》正文

每小时300元租“美女大学生” 租人平台靠谱吗?


  原标题:300元一小时租个“美女大学生” 这些租人平台真的靠谱吗

  现代快报讯(见习记者 马壮壮 记者 陈彦琳 文 / 图)听过租车、租房,你听过租人吗?现在,就有一些租人 APP,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出租自己或者租一个人,不仅可以花钱租女朋友、男朋友,还能租人陪玩陪吃 …… 那么,这种租人 APP 究竟是怎样的软件,“ 出租人 ” 都是哪些人,提供怎样的服务,是否存在非法的交易?现代快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律师认为,现在很多交友类的软件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使这种 “ 租人 ”APP 游走在社交媒体和非法性交易平台的 “ 灰色地带 ”,它们需要的是第三方或者是监管部门的介入与监督。

  现代快报记者在手机软件商城中输入“租人”两字进行搜索,很快便出现相关软件。在这些软件的简介中看到:“出租你的技能与知识”、“榜单女神触手可及”、“拒绝照骗,声色两全”等宣传语。

  记者下载了一款租人软件,注册时只要填写手机发送验证码,就能开始使用,并不需要实名认证。进入个人页面,有身份证实名认证的选项,但并不是强制。

△ 平台没有强制要求实名认证

  在推荐页面的出租人大部分都是年轻女性,男性仅有少数几个。从照片来看,大多数女孩长相甜美,不少照片还十分私密,衣着暴露,体态也有些不雅。在职业一栏里,大多数人标着学生或者模特等。每个人提供的“技能”可以从下面这些内容选择,包括代驾、电子竞技、城市向导、运动、拍摄、烹饪、情感咨询等等。下面都标有对应的价格,人气高的出租人每小时在 200 元 -300 元不等,人气低的每小时只要几十元。

△ 租人 APP 截图

  看谁有眼缘,就可以与对方聊天并租人。租人需要支付出租人标定的相应费用。预约成功后,必须先付款,钱会保留在平台,可以在“约会”成功之后再确认,支付的金额才会给到出租人。如果出租人爽约,可以全额退款。

  这个软件系统一天之内只能免费与五个人聊天。记者随机选择了五个人,只有两个人及时回复。这两个女性与记者简单聊天之后,都催促记者下单租人,如果不下单,就别磨叽。

  在聊天界面,软件还提示如果想得到回复可以尝试发红包。记者试着给几人发送了小额红包。没想到,立马就有了回音。看来就算不见面,靠着这些红包收入,出租人也能赚到钱。

  11 月 21 日,现代快报记者在这款 APP 里,选择了一位出租人 Candy,尝试将她约出来。Candy 属于南京地区人气较高的,排名靠前,信任值也很高。Candy 可以提供代驾、运动健身、城市向导、烹饪等服务,价格为 300/ 小时。

  记者打了招呼,等了 20 分钟 Candy 才回复,直接就问“你是要租我吗”。记者询问服务的具体内容,Candy 有些不耐烦,“确定你就预约,不要浪费别人时间。”随后,记者选择了“烹饪”服务,和她约定第二天中午到记者家中做饭。

△ 对记者的提问显得不耐烦

  记者预约下单需要付 33 元的意向金;同时约会成功,除了 300/ 小时的费用,还有 30 元 / 小时的平台服务费。

  下了定金之后,Candy 态度立马来了个 360° 大改变,有问必答。记者尝试询问 Candy,是否还提供别的服务。Candy 直言,“陪玩陪吃看电影什么都行,俗的肯定不行。”

△ 发了红包之后主动询问“吃了么”

  成功下单之后,记者有些忐忑,担心 Candy 不赴约,300 块钱打了水漂。此前,记者在网上看到,有许多用户曾在使用这类 APP 时遭遇诈骗,付了钱出租人却不赴约。对此,Candy 说,“这就像淘宝,你不确认收货,钱还是在平台里,并不会打到我卡上。” Candy 让记者第二天到某大学附近的公寓接她。在见面前,Candy 再三催促记者先支付全款。

 

  11 月 22 日中午,记者按照指定时间到达 Candy 要求的地点。记者付款之后,Candy 称化妆换下衣服就会来见记者。等了半个小时,记者见到了 Candy。Candy 真人长相、声音都与软件上一致。

△ 记者与 Candy 交谈

  随后,Candy 与记者一起前往家中。到记者家中之后,Candy 说自己会煲汤,做一些简单的小菜,但平时一般不怎么做饭。于是,原本要来家中提供烹饪服务,还是决定点外卖解决午饭。

  等外卖期间,Candy 与记者聊了起来。Candy 自称是南京一高校的大三学生,因为平时课不多,所以完全可以“出租”自己的时间。Candy 说,自己原本也做过主播,在无意中发现了这款租人软件,出租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赚点零花钱。从今年 9 月底到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Candy 差不多赚了有两万多块,但到底约了多少次,自己都记不清了。 “有一个 98 年出生的男生已经为我花了一万多块钱。”

  Candy 拿出自己的转账记录,记者看到在这个软件的平台共有五千多元。Candy 说,一些通过平台约她的人,约了一次之后就不会再通过平台。“我们会互相加微信,如果他们还想约我,直接在微信上转账就行了,这样就不用给平台钱。所以实际通过平台赚的钱不是最多的。”不过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就不是固定的 300 元 / 小时了,“有些人给的钱会多一些,有些人约的时间也很长。”

  Candy 自称是大三学生,记者提出要到记者家的要求后,一口答应。到了记者家中,Candy 也毫不避讳,就进了房间。聊天中,Candy 的举止也十分亲昵。记者调侃 Candy,真是个心大的妹子,也不怕碰到坏人。Candy 直言,自己还没有遇到过坏人。“如果是坏人,会在约之前有所表露,我会举报。平台上可能有些女生会提供某些特别的服务,但我不会。”

△ 记者与 Candy 在卧室

  记者在 Candy 的约会记录中看到,已经结束约会的人至少要有 20 人以上,据 Candy 介绍,这些人找她约会基本上都是吃饭、看电影或者散步等。

  在记者和 Candy 一起浏览软件的时候,Candy 指着另一个女生告诉记者,这个女生人气也非常高,曾经和她在一场“给钱”的酒局上见过面。她们经常会被一些有钱人租走去参加一些酒局,陪着喝酒和社交活动,出入一些高档的场合。

 

  现代快报记者在暗访中发现,虽然记者所约的这个女孩没有提供非法服务,但这位女孩也告诉记者,在这个平台上,能获得“想要”的服务。记者浏览这些租人 APP 发现,虽然表面上写着的服务都很正经,但双方真的见了面,做的是什么,这就无法知晓。

  随后,现代快报记者致电租人 APP 的人工客服,客服人员称,平台坚决杜绝色情服务,一般出租人遇到这种非法要求也不会接受,会立马举报,平台就会对相关用户进行永久封号。虽然如此,但平台对线下的交易根本无法监管。

  记者还发现,就算被平台封了号,用户还是可以用新的手机号再重新注册,再次出租别人或是出租自己。简单的封号并不能解决问题。

 

  在租人 APP 上出租服务,自身的人身安全也是一大隐患。记者在 APP 的评论中就看到一些用户的评论带有很强的性暗示,或是想利用这些租人平台“猎艳”。

  “这个平台没有对使用者进行强制身份信息认证,有很大的安全隐患。”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律师许辉表示,“‘租人’行为很容易将出租者置于一个完全不可控的陌生环境,进而带来一系列不可控的伤害。约会的人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你并不了解,去的地方也是你不熟悉的环境。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出租自己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警方提醒市民,使用这类软件,应该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不得进行非法犯罪的行为,遇到紧急情况,必须及时报警,保证自身的安全。

  2016 年,国家网信办曾发布了《APP 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其中就明确要求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严格落实信息安全管理责任,建立健全用户信息安全保护机制。不得利用应用程序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许辉律师表示,租人 APP 首先在措辞上就存在问题。“自然人是不能作为出租的商品,租人这显然是不合适的,这是一种博眼球的措辞。”另外,在一些实名制不健全的租人平台,出租者或虚报信息,对于出租者和承租者都有安全隐患。现在很多交友类的软件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容易产生一些非法的问题,但法律上还没有专门的条例监管。使这种“租人” APP 游走在社交媒体和非法性交易平台的“灰色地带”,它们需要的是第三方或者是监管部门的介入与监督。

责任编辑:桂强

责任编辑:陈炳德
手机纳豆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呼叫中心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