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感人的话

爱真的需要勇气

  不太美好的相识
  
  乔依然一开始是有些讨厌陈思远的。当然她也没有想到,短短一天之内,他们居然会见两次。
  
  那天是周末,这个城市有难得的蓝天白云。乔依然一大早就被老妈叫起来梳妆打扮,衣服换了好几套老妈才点头。11点半,在市中心的西餐厅,乔依然即将开始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
  
  其实乔依然长得挺漂亮,年龄也没多大,只是和大学里的男朋友分手后,她就没有再谈过恋爱。因为一直没遇到像初恋那样能够让她心动的人,乔依然索性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薪水倒是一涨再涨。
  
  乔依然不急老妈急,她退休在家无所事事,巴不得乔依然早点结婚,早点生个胖乎乎的外孙给她抱。
  
  老妈念叨了一年又一年,乔依然拗不过,终于答应去相亲。相亲对象就是陈思远。介绍人说,陈思远比乔依然大一岁,本地人,食品公司销售经理。
  
  乔依然不得不承认,陈思远长得挺英俊。但她内心深处对相亲是抵触的,于是连带着对陈思远也没什么好印象。
  
  那顿饭吃得很漫长。确切地说,是乔依然觉得漫长。她没什么兴趣跟陈思远说话,回答他的问题也是简单地用“嗯”或者“哦”一个字搞定。陈思远见她心不在焉,也就闭上了嘴。
  
  乔依然忘了怎么跟陈思远说再见的,反正走出餐厅的那一刻,她觉得浑身轻松。老妈那里可以交代了,自己已经去相过亲了,成不成就管不着了。
  
  下午乔依然陪闺密相亲,还是在那家西餐厅。让乔依然大跌眼镜的是,闺密的相亲对象竟然也是陈思远。
  
  看到乔依然,陈思远有一瞬间的尴尬,但随即他就笑着说:“巧合,巧合。”弄得不明真相的闺密一头雾水。
  
  乔依然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讨厌陈思远的。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呢,简直就是把相亲当儿戏嘛,见了一个又见一个,货比三家吗?
  
  闺密好像对陈思远颇为满意,一个劲儿地跟他聊这聊那。乔依然压根儿不想多看他一眼,于是低着头不停吃东西。
  
  闺密表示想跟陈思远交往看看,他却婉拒了,说他们不合适。乔依然很不屑,不知道他要相多少次亲才能找到合适的。
  
  不是冤家不聚头
  
  老妈并不气馁,又给乔依然介绍了好几个相亲对象,可她却是打死都不肯再去了。
  
  趁着春光大好,乔依然休年假去重庆旅游。那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乔依然玩得很尽兴,吃得更是痛快。
  
  在磁器口排队买麻花的时候,乔依然奇迹般地遇见了陈思远。看见她,陈思远笑着说:“咱们还真是有缘啊,在这里都能相逢。”乔依然纠正他:“有缘才怪,这分明是冤家路窄。”陈思远毫不介意,反而邀请她一起去吃古镇鸡杂。他说他们这也算他乡遇老乡,怎么都该庆祝一下。
  
  乔依然虽然不喜欢陈思远,但还是接受了他的邀请。毕竟他说得也对,听了好几天的重庆话,乔依然还真的很想跟人用家乡话聊聊天呢。
  
  原来,陈思远来重庆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顺便到处逛逛。因为这一次没有抱着目的,乔依然发现陈思远说话还挺有意思。不管她说什么话题,他都能接得头头是道,从摇滚歌手到广场舞神曲,从当前的经济形势到娱乐圈的最新八卦,全部信手拈来。
  
  提起频繁的相亲,陈思远说他也很厌倦。无奈只要他一有空,他妈妈就会催着他去。如果他稍微表示出不愿意,他妈妈就哭哭啼啼地说一个人养大他多不容易,他却这么不让她省心。他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有邻居什么的全都被他妈妈发动起来给他介绍女朋友。陈思远相信爱情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所以每次相亲,他都是走走过场。
  
  听到这里,乔依然竟然有些同情陈思远了。本来上班就够累的,好不容易周末了,还要被逼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陈思远及时转移了话题,他说在重庆待着挺轻松,就不要再想那些烦心事了。后来他们一起去洋人街,各种搞笑的标语让俩人忍俊不禁。乔依然童心大发,什么都想玩一玩。陈思远发扬绅士风度,陪着她一起。
  
  乔依然自诩胆大,非要去鬼屋。虽然明知都是假的,可是一走进去,听着骇人的音乐,看着恐怖的人头,还有不知什么时候会伸出来的胳膊或者腿,乔依然很快就吓得哇哇大叫。她紧紧抓着陈思远的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好在陈思远一直安慰她,说别怕,很快就能出去了。
  
  见到阳光的那一刻,乔依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的头冒汗腿也发软,不由得感叹自己真是没出息。陈思远体贴地掏出纸巾给她,又去帮她买水。乔依然想,果然还是男人胆子大。
  
  乔依然并不知道,其实陈思远比她更害怕。他一直在努力假装镇定,好减轻她的恐惧。
  
  陪我演出戏好吗
  
  从重庆回来之后,乔依然对陈思远的印象大为改观。有空的时候他们会通过微信聊几句,互相吐槽身边奇葩或者好玩的人和事。
  
  一个周末,乔依然的同事結婚,邀请她当伴娘。没想到的是,陈思远竟然是伴郎之一。后来乔依然才知道,新郎是陈思远的发小。乔依然不得不感叹,她和陈思远还真是有缘。
  
  婚礼很浪漫,新郎新娘的发言让乔依然感动得红了眼眶。她突然也想恋爱,想找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在平凡琐碎的日子里相亲相爱。
  
  没有刻意去抢,乔依然奇迹般地拿到了新娘的手捧花。她还在愣神,不知道谁把陈思远推到了她身边。
  
  新郎在亲吻新娘,乔依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陈思远在她耳边说:“后天是我妈生日,我想让她高兴高兴,你可以陪我演出戏吗?假装我的女朋友。”他的声音很好听,乔依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见到乔依然,陈思远的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她不住地夸乔依然漂亮,又给她讲陈思远小时候的趣事。乔依然嘴甜,并且很会聊天,和陈妈妈相处得很愉快。
  
  陈妈妈做了很多好吃的,席间陈思远一直给她夹菜。乔依然有时会觉得恍惚,仿佛她并不是在演戏,因为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真实自然。
  
  乔依然离开的时候,陈妈妈给了她一个大红包,还叫她要经常去玩。乔依然当然不能要,趁着陈思远送她出去时还给了他。陈思远接过去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出口。
  
  晚上乔依然收到陈思远发来的微信,是同事婚礼上他们站在一起的照片。乔依然捧着鲜花笑容灿烂,陈思远穿着西服目光温柔,还真是很般配。乔依然盯着看了很久,回过去两个字:“晚安。”
  
  假戲真做也是极好的
  
  一转眼,乔依然26岁生日到了。老妈下了最后通牒,如果27岁之前还没有男朋友,那她就不认这个女儿了。
  
  乔依然当即表示抗议,说老妈太无情。交男朋友这种事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她既不能借一个,也不能买一个,怎么能够保证在短短一年之内找到一个让自己和老妈都满意的男人呢。
  
  老妈为了捍卫自己在家中的权威,宣布乔依然的抗议无效。于是这个生日是乔依然有记忆以来过得最不快乐的。
  
  乔依然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适合发展成男朋友的人还真是少得可怜。同事就算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公司还禁止员工之间谈恋爱。同学好像也不大可能,那帮男生基本上都已经有主,剩下几个也不是乔依然喜欢的类型。朋友呢,乔依然不得不承认,这几年忙着工作,异性朋友还真是少得可怜……这段时间联系比较多的,好像只有一个陈思远。虽然他们的相识并不美妙,但乔依然不得不承认,对于陈思远,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时常会想起他,他笑的时候真好看,抓着他的手感觉温暖又安心,他应该很会照顾人吧……这算不算是喜欢呢?乔依然不确定。
  
  刚刚想到陈思远,他就突然打来电话,这种巧合让乔依然惊得张大了嘴巴。陈思远说他妈妈很想她,希望她周末可以去他家吃饭。
  
  “不去不去。”乔依然拒绝得很干脆。“我还要找男朋友呢,这样会被人误会的。”
  
  陈思远不死心:“就再帮我一次呗,你演技这么好可不能浪费,大不了我给你出场费。”
  
  乔依然还是不肯。她想她是喜欢陈思远的,所以才不愿意再假装他的女朋友,因为她想做他真的女朋友。可是陈思远对她是什么感觉呢,应该不会差吧,要不然他也不会再次请她去家里。
  
  乔依然很久以前看过一句话,爱情里,总有一个人要更勇敢。她决定豁出去,为自己的终生幸福博一把。清了清嗓子,乔依然问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电话那头的陈思远愣了一下,随即肯定地回答:“喜欢。”
  
  乔依然故作镇定:“那我们为什么不假戏真做呢?”陈思远很高兴地答应了,说其实是他很想乔依然,却又没有勇气直说。
  
  就这样,在26岁的时候,乔依然有了一个很棒的男朋友。

版权声明: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aadou.com/ganrendehua/169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