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抒情散文

告诉他,你需要什么样的爱

告诉他,你需要什么样的爱

  在和先生婚姻初期,我像大多数贤良的妻子一样,努力持家,认真为自己的婚姻而努力。奇怪的是,我不快乐,先生似乎也不快乐。我想,大概是因为地板不够干净,饭菜烧不够好吧。于是我更努力地擦地板,更用心地做饭,可我们两个人还是不快乐。
  
  直到有一天,我正忙着擦地板,先生说:“老婆,来陪我听一下音乐。”我不悦地说:“没看到我还有一大半的地方没擦吗?”这句话一出口,我呆住了,好熟悉的一句话啊,在我父母的婚姻中,母亲也经常这样对父亲说。
  
  我的母亲是个很好的人,她总是在清晨五时起床,煮一锅热腾腾的稀饭给父亲吃,父亲胃不好,早餐只能吃稀饭。等父亲吃完,她还要煮一锅干饭给几个孩子吃,因为我们正在发育,早上吃干饭,上学一天才不会饿。母亲每星期都会把榻榻米搬出去晒,晒出暖暖的太阳香。下午,母亲总是弯着腰刷锅子,我们家的锅子可以当镜子用,没有一点儿污垢。晚上,她会蹲在地上擦地板,一寸一寸仔细地擦拭,家里的地板比别人家的床头还干净……
  
  然而父亲却不认为她是个好伴侣。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父亲不止一次地表示他在婚姻中的孤单和不被了解。
  
  我的父亲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不抽烟、不喝酒,工作认真,每天准时上下班,暑假还安排功课表,安排孩子们的作息。在我们眼里,他是个好男人、好父亲。然而,在母亲看来,他也不是一个好伴侣。小时候,我经常看到母亲在院子的角落里默默无声地掉泪。
  
  父亲用语言,母亲用行动,表达了他们在婚姻中所面对的痛苦和困扰。而我也一直在困惑中成长,为什么两个好人却没有好的婚姻呢?
  
  而现在,我也在用我的方式爱着我的先生——和我母亲一样的方式,给他一个干净的家,却从未陪伴他。想到这儿,我停下手边的活儿,坐到先生的身边,陪他听音乐,远远地看着地上的抹布,像是看着母亲的命运。
  
  一曲终了,我问先生:“你很喜欢我陪你一起听音乐吗?”
  
  “当然!我希望你每天都能安静地在我的身边待一会儿,而不是一直在那儿忙来忙去。”先生说。
  
  “我以为你最想要的是我给你打理一个整洁的家、美味的饭菜、熨得服服帖帖的衣服……”我一口气说了一串我认为是他需要的事。
  
  “那些都是次要的呀!家里脏一点儿没关系。”先生说,“我最希望你多陪陪我。”
  
  原来我做了许多无用功,这个结果实在令我大吃一惊。我们继续分享彼此的需要,才发现他也做了不少无用功——我们都在用自己想当然的方式爱对方,却从未问过对方那是不是他最想要的。我的父母亲之所以不幸福,不正是因为这样吗?
  
  那天,我和先生进行了一次长谈,将各自在婚姻生活里最想要对方为自己做的事情列了一个需求表,并将需求表贴在醒目的地方,约定今后一定要按“对方喜欢的方式”去爱。
  
  先生的需求有些比较容易做到,有些则比较难,像是“听我说话,不要给建议”。他说如果我给他建议,他会觉得自己像笨蛋。这大概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心声吧,而我要做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嘴。
  
  而让先生没有想到的是,每天早上上班前的一个吻别和临睡前的一个拥抱对我的重要性居然超过情人节的大餐和玫瑰。玫瑰我当然也是喜欢的,但我更在意他和我在一起时的温情片段。
  
  感谢生活,让我在婚姻的早期就体悟到,只要方法用对,做“对方想要的”而非“自己想给的”,就能获得我想要的好婚姻。

版权声明: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aadou.com/shuqingsanwen/193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